解密晴雯死前与宝玉换信物:向王夫人发起最后反攻

时间:2015-09-06 17:53:03  来源:北京晨报   作者:

     原标题:解密晴雯死前与宝玉换信物:向王夫人发起最后反攻

  想起一个笑话,柏杨说自己曾看到一个着一身旗袍的妇女,为了“保守”起见,居然还穿着长裤。这由是,柏杨就感叹道,好好的旗袍,典雅的民族服饰,硬是活生生地被一些俗女给糟蹋了。想来,柏杨所说的这位女同志是无辜的,其目的是为了保护自己的“隐私权”。唐代以降,女人们对自己所穿戴的衣物首饰就特别谨慎,总是严防死守,生怕被别有用心的男子获得。否则,事情就会变得有些许复杂,甚至有损女子们的名声。反正,好事者总能展开极为丰富的联想。

  《红楼梦》中,晴雯临死之前,贾宝玉先生偷偷地去看她。晴雯先是对宝玉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心声:要是早知道会被你妈冤枉,倒不如真的和你轰轰烈烈地恋爱一场。

  然后,她在病入膏肓的情形下,先是咬掉自己“两根葱管一般”的指甲,送给心上人宝玉,然后再拼尽全力,将自己一件“贴身穿着的”旧红绫小袄儿脱下来,赠给宝玉。宝玉当然亦知晴雯一片深意,便解开外套,将自己内穿的小袄子回赠给晴雯。至此,两人的关系算是明朗化了,两人都拥有了对方爱情的信物。

  此番情节,既搞笑,有极为有趣,亏曹雪芹想得出来。这个俏晴雯,看来真是豁出去了,反正贾府上下,以王夫人为首的一群道学家,坚持认为晴雯引诱了宝玉,致使宝玉学坏了。其实,真正让贾宝玉学会坏的不是晴雯,而恰恰是那个被广泛赞誉的袭人。在古代中国,女子的指甲与贴身之物,就是女人的身体。晴雯临死前的举动,无疑是在向王夫人发起最后的反攻:反正你说我和你儿子好上了,那就一不做二不休,如你所愿,不担此虚名。

  或许,晴雯还想感谢王夫人一声:如果不是你硬要说我和宝玉如何如何了,那么我与宝玉还不至于这么快就互换信物,成为真正的恋人。其实,就晴雯可媲美林黛玉的高傲性格来看,她是不会那么主动去做宝玉的小妾的。即便做小妾,她也要让贾府来“劝进”,而不是像袭人一样,硬往宝玉身上生扑。

  再者,晴雯是要告诉袭人:别以为你和宝玉的感情有多深,我在宝玉心中的地位只会高于你。委实,即便袭人与宝玉把坏事都做了,也还没达到咬掉指甲赠情郎,以及互换“小棉袄”的浓烈程度。晴雯做事,与黛玉一样,追求特立独行。就算到了人之将死的悲催境地,她也要搞出一些不同于袭人的名堂。如果临死之前不这么做,她就不是晴雯了。

  晴雯的狂飙之举,也是要在对比袭人的基础上,暗示宝玉:我于你的爱情才是最纯洁最无私最高贵的。是的,袭人虽是贾府上下被传颂的贤人,但她典型的“有心为善”,她对宝玉的爱,有很大的功利与虚荣成分,那也就“其善不善”了。

  古往今来的诸多红楼评家,一般认为晴雯的死,皆因她嘴太坏,得罪人太多,连现代的大文豪林语堂都直言:晴雯坏处,在其野嘴烂舌。而最早的点评达人脂砚斋,倒是对晴雯异常同情,说她是被“风流聪明”所害。但无论如何,晴雯在死之前的举动,不管是“聪明”,还是气急败坏,反正这样的结果,她自己倒是认了。

  喜欢晴雯的读者也好,稍稍对她有些谴责的也罢,都认为,如果她学乖点,收敛一下自己的暴脾气,那就不会如此早夭。可是,学乖的晴雯,就已经与袭人没有两样了。而且,从一开始,晴雯就是如同黛玉,是神仙妹子一般存在的人物,而宝玉对这种类型的女子,精神恋爱远大于其他。而这正是脂砚斋所说的,宝玉喜欢晴雯,是因为她有着如黛玉一般的“风流聪明”。

    当时,两人本已情不自禁,再加上屋外面还有一个晴雯的表嫂,她不尴不尬地出现,使得场面既搞怪,又更为恣意地弥漫着一股子奇特的氛围,令宝玉既纯粹地担心着晴雯的身体状况,又无法避免地陷入了他原本不太擅长的风月泥潭。

  只不过,这风月泥潭都是虚的,只因有了晴雯表嫂的搅和,才给人一些“实”的联想。大抵,这也暗示了晴雯虽然清清白白,可她的确有一种令男人销魂的“媚力”,容易引发非议。诚如王夫人,就十分有眼力见,看出了晴雯具有这种天然叫男人买单的魅惑之力。

  如果换到当今时代,晴雯也会总处在舆论的漩涡中。只可惜,晴雯这位超级女神生错了时代。如果换到现在,她大可高傲地对王夫人说一声:“对不起,老太太,我的美不需要你儿子埋单,后面有一大堆子弟正排队抢着要埋单呢。”可叹,即便是到了当代,晴雯这样口无遮拦的美女,依旧是话题之王。

上一篇:这才是你应该了解的徐悲鸿 下一篇:很抱歉没有了

关于我们 - 媒体合作 - 广告服务 - 联系我们 - 诚聘英才 - 版权声明 - 网站地图 - 友情链接 - 常年法律顾问

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5-2013 中华复兴网www.中华复兴网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邮 箱:zhonghuafuxingwang@163.com

联系方式:020-37416628 020-37416638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粤ICP备13049405号

运营:广州华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本网内容欢迎浏览、转载,但请注明出处

 手机版二维码